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马文的战争》连载六十三--双鸭山新闻网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2-19  

  ≈

  12

  马文叹气,说:"你就折腾吧。"

  宋明虎着一张脸,不吭声。马文说:"这么着吧,我请你们俩吃饭,上回你们俩把我送医院,我还没谢呢。就今天晚上吧。"

  宋明讪笑,说:"扯清扯不清只有自己知道。对了,晚上我那事儿,你先别告诉林惠。"

  "我觉得没劲。"

  "对。"

  "我累不累呀?她爱怎么想跟我有关系吗?"

  "你前妻呀?"

  马文不干:"我们早扯清了啊。"

《马文的战争》连载六十三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8-12-22 13:44:35

  马文奇怪:"你不去我张罗哪门子饭局呀?我可告诉你,我这可是为了你……"

  马文跟林惠在MSN上两下就敲定了吃饭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出妖蛾子的是宋明。

  "你们就闹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呢?"

  宋明笑得有点小得意:"我总不能跟你似的吧,跟杨欣耗到现在,还扯不清呢。怎么着,我也得给自己弄一备胎吧?"

  宋明说:"我不去。"

  "我受不了啊。"

  "我不想害人家。"

  马文跟林惠是赶着饭点儿去的,饭馆挤满了人,他们只能拿个号在门口排队。马文没话找话,再次对林惠那天晚上送他去医院表示了感谢。林惠笑了笑,想起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杨欣来过电话的事,她一直没跟马文说过,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她就跟马文说了,说完了,还意跟马文补充了一句:"对不起。"马文说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林惠说没早告诉你啊。马文说一辈子不说也没什么,又不是重大历史机密。

  "那你就让她一人呆着,呆够了,她就找你了,南宁大力整治工程运输车交通违法行为-广西新闻网。"

  马文本来还想接着跟宋明贫两句,结果发现宋明情绪低落心不在焉,明显不在状态,马文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林惠又折腾来着。马文说:"怎么啦你?脸色这么差?没睡好?"

  马文说:"噢,许你们女的傍大款就不许我们男的吃软饭?"

  "又是杨欣?她不是说好几家公司哭着喊着请她去当副总吗?"

  "吵架还好。她是那种压根儿不跟你吵,不高兴了,就不搭理你不跟你说话也不跟你解释为什么,问她她就说跟你没关系,她想一人呆着,你说这是什么毛病?"

  马文反唇相讥:"天下女人这么多,你怎么就跟林惠耗上了呢?"

  宋明不置可否,但马文看出来,他心里还是乐意的。只是嘴上不愿意服软而已。

  马文有点心虚:"我就问问。"

作者:    来源: 腾讯网     编辑: 关云慧

  "你们就是年轻,跟我和杨欣那会儿一样,谁都不肯给谁台阶,干什么呀?你就不能大度点?"

  宋明郁闷:"没睡好?根本就没睡!"

  "我缺心眼啊。"

  宋明皱着眉头,问:"你这是又给谁帮忙啊?"

  马文"嘁"了一声,说:"她,你太不了解她了,她巴不得我赶紧找一个老婆滚蛋呢。"

  宋明没心思跟马文逗,说:"哥们儿,你能有点同情心吗?我那叫失眠!"

  马文心想,人家妈为了练女儿这招牌笑容,搭了多少心思费了多大工夫,那得寄托多高的理想啊。总不是就为了让女儿找他这么一个离婚有孩子一把年纪连房子都没完整一套的二手男人吧?

  宋明乐了:"这叫单纯吗?这叫自我感觉良好加缺心眼加缺根筋。"说完,又反过来教训马文:"奇了怪了,天下女人这么多,怎么你就非跟杨欣耗上了?"

  "没错,我就是自找。"

  马文一上班就跑到宋明工位那儿,问他哥们儿的公司上回要公关主任的那家到底招没招到合适的。

  "叫助人为乐?"

  宋明想了想,跟马文说:"实话告诉你,晚上一女孩约我。"

  ≈

  马文赶紧转移话题,对林惠半真半假地说:"哎,上次你说要给我介绍一女朋友,我还等着呢啊。"

  "咱俩情况一样吗?林惠要是别人老婆,我绝对不惦记。"

  马文惊得目瞪口呆:"这,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也太快了吧?"

  "你就跟她说你请我了,我晚上恰巧约了一客户……"片刻之后,对马文,"我这也得跟她欲擒故纵一下吧?"

  第63节:马文的战争(62)

  "谁心里呀?"

  林惠听了,就笑眯眯地盯牢马文,问:"你说她听到我的声儿,心里怎么想?"

  "她那人,就是单纯,人家跟她那么一说,她还就真信了,完了,巴巴地在家等人家三顾茅庐,最后呢,等来等去等着急了,打电话过去问,人家先是拖着,实在拖不过了,就说不记得跟她说过什么副总经理的事。"

  "对什么对,最多叫助'前妻'为乐。"

  "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林惠把重音落在"你"上,说完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马文。

  "我这也不叫惦记吧?"

  马文看看林惠,等林惠说下去。林惠一乐,说:"你心里巴不得她吃咱们的醋呢吧?"

  "吵架啦?"

  "我找了,我看上的,人家跟防贼似的防我,我没看上的,人家跟盯贼似的盯我。"这话刚一说完,马文就觉得不妥帖。林惠的眼睛像一把剜刀,狠狠地剜了马文几眼,那意思似乎是说:你骂谁跟盯贼似的盯你?

  "你受不了也没人逼着你受是不是?还是你乐意。"

  林惠不紧不慢:"你想啊,介绍给你,你还跟你前妻住一块儿,你无所谓,人家女孩受得了吗?"

  林惠乐了,说:"谁稀罕你倒插门?你这叫吃软饭。"

  "不是我闹,是她闹……我真不去。"

  马文开玩笑:"没睡?不会吧,一战到天明?"

  马文立刻接上:"所以,我上回说什么来着?那女孩得自己有钱,有钱这就不是事儿,有钱她可以买房子,我可以倒插门啊。"

  林惠听了,笑得前仰后合。她发现跟马文在一起,她就话多,就愉快,就觉得有意思。但马文恰巧完全相反,他跟林惠的这顿饭就吃得比较累。林惠跟他面对面地坐着,很少动筷子,问她,她说减肥。搞得马文很无趣。马文埋头苦吃,他别不愿意抬头,因为一抬头就会不可避免地撞上林惠的招牌笑容,那么一丝不苟!这种笑容让马文浑身冒汗如坐针毡。尤其当林惠什么都不说的时候,就那么笑着,露出八颗牙,眼睛不错珠地盯着他,整个一"尽在不言中",马文就更抓狂。

  马文服软了:"你就算给我一面子……"

  "怎么介绍给我就是害人家呢?"